诗江南,春风里(组诗)_红袖天涯_论坛_天涯社区

       诗江南春风(诗)罗路明3月3日空腹江南3月3日高铁腹中江南3月3日江南诗满荠荠我在旅行 空腹准备一场饕餮诗的盛宴 千年的乡愁熬成一锅菜 煮鸡蛋 高铁 纤细的手 展开江南画卷 渐开的水墨 飘离故乡 浩瀚烟雨迷雾万里江山, 这迷离的田园, 喝尽了古今中外的天才。 椽刷沾屋, 柳岸, 苗如玉。 他们在方正的稻田里为世界定下了平静的基调。 不时出现油菜花的鲜艳色彩。 滇南浔和地罡, 在画中的文人累累, 在千山万水, 从容整理衣裳, 从容淡雅, 背着长笛的少年。
        , 在明天的城市卷土重来。 2017年3月30日下午(农历三月初三), G1484次列车上, 南浔桑雨几片桑叶,

茶杯中,

青春繁盛如剪下的春天, 满满的 魅力 姿势, 模仿竖立的蚕牵起的蚕, 空气状的桑林, 窗外婆娑的桑林环绕村庄, 不肯远行的蚕宝宝, 谁在组织集体吐丝 吐出烟雨, 让南浔如梦似幻。 2017年4月30日晚, 浙江南浔地港, 我发芽了, 今夜运河边,

运河包裹着我的身体, 干净的雨水冲刷了滚滚红尘的声音。 在雨的骄傲中, 漫天的雨帘把我的爱人从往事中唤醒。 地岗渔村的灯笼红肿。 没人知道这辆车的重量, 我还没说一句话就犹豫着和运河说什么, 我已经哭了, 假装高兴。 南浔的雨还没有结束。
        激动的运河以澎湃的姿态表达着我的心声。 我已经萌芽了, 离春天的核心越来越近了。 像一株奴性的老柳, 摇摆到江心。 2017年3月30日(农历三月初三)晚上, 在湖州南浔地岗渔村放慢脚步。 我慢慢地、漫不经心地磨着一把弯弯的镰刀。 弯曲镰刀的锋利边缘又薄又快。 我今天用它来收获。 我想明天收割, 但很难准确挥动明天的镰刀, 更不确定镰刀是否钝? 我还在担心明天会不会来。 一夜之间, 也许有沧桑, 也许一切都是空的。 或许是与南蚕的顿悟, 或许是与苏杭软语的顿悟。 我不再关注形势的变化, 也不再关注世界的温度。 此刻, 我只是放慢脚步, 让太湖西湖滋润我那歪歪扭扭的镰刀, 刀刃游向无边彼岸的彼岸。 2017年4月1日上午, 中国浙江翟港峪庄在运河边, 坐在绿草丛中发呆, 运河缓缓穿过我的身体, 鸟儿有些惊慌, 并没有伤到我 眼睛, 而且已经不远了。远方的潮安, 在运河岸边, 有着更大的野心。 负载的内容非常沉重。 每艘船都有深吃水, 因此海浪不断平静。 没有一艘不累不笨的船, 我松了一口气。 它有八点力量。 , 总是很用, 从不偷懒, 从不罢工, 从不讨价还价, 偶尔会做错事, 比如装假低贱, 但和努力没有关系, 那些掉在雨篷上的鸟, 可以 没查出真假, 总是没效果, 雨水淋湿了江南, 太阳又快晒干了, 屁股底下的草开始变黄, 晚上不忍看我, 灯笼 夜里亮着, 不知招呼我, 还是招呼船, 是它招呼的鸟, 客户, 梦匍匐, 覆盖水面, 我也走进梦的深处, 女仆 南巡留下的皇帝让她告诉我前世今生, 幸福与痛苦2017年4月1日上午, 浙江地岗渔村最清澈的西湖今天, 西浪 湖是最清澈最清澈的。 在最明亮最明亮的眼睛里, 樱花是五颜六色的。
        许仙能看穿白娘子的罗山。 万千忐忑清波 抒发内心的激动 阴阳相隔的天地迷离 生者与死者的相遇 像桃花柳条在白堤上的握手 红色尘埃的匆匆相遇 而绿色虽然不再隔着千水万山, 虽然不再泪流满面, 纸风筝在天空中上下起伏, 就像万千木船在湖面上摇曳, 一个个都一副不愿离去的样子。 岳飞和岳云的坟墓各有一朵大菊花和一朵白菊花。 是清明的脸, 脸色发黄。 这是我复活的英雄情结。 2017年4月4日清明节, 在西湖受孕, 写在5日早上, 等着洗车转眼, 三四月百花百草, 百草百花 百种藤, 百种藤, 百种树, 百种野志, 千种动物。 大地, 作为一个王朝, 以海洋为浴。 三四月, 我是唯一收缩的命题2017年4月19日上午, 长沙白鹭居雷峰塔精神以岸为枕,

天为天, 白云为流花 和来来往往的客人。 苏堤和白堤正好是新月。 柳眉桃花眼影, 湖风呼吸万种风情, 小船穿梭, 织湖春锦, 呼唤春天的鸥鸟, 呼唤着春天最撩人的高潮, 雷峰塔 竖立了数千年。
        增加一点阳刚之气。 它的影子就在西湖口。 绿荫之夜掩埋塔底摇摇欲坠的城墙, 这才是最重要的。         时代与繁荣的对决 2017年6月上旬, 长沙
赞(5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评论 抢沙发